【中舞网专访】舞剧《家》春城上演,看主演如何重释经典

编辑:小豹子/2018-09-08 16:21

  【中舞网专访】舞剧《家》春城上演,看主演如何重释经典

  2018-07-20 20:07

  来源:中舞网

  经典

  /艺术

  /人物

  原标题:【中舞网专访】舞剧《家》春城上演,看主演如何重释经典

  7月13日,第十二届全国舞蹈展演中的第二部展演舞剧《家》在昆明剧院上演。首次亮相昆明,观众的反响极为热烈。7月14日第二场演出,台下依旧座无虚席。在13日举行的研讨会上,专家们对该剧所呈现的原著精神和艺术风貌表示了肯定。

  舞剧《家》由四川省歌舞剧院有限责任公司根据巴金同名小说改编创排,讲述了20世纪20年代发生在成都一个四世同堂的封建家庭的故事。

  

  《家》剧照--刘海栋 摄

  对话原著

  经典文学是很多艺术创作的来源,作为巴金先生广为流传的经典著作《家》就被各种艺术形式翻拍过,如今著名编导何川对著作《家》用舞剧的方式进行了重新演绎。但是,改好一部经典绝非易事,要用舞蹈去表达出一部内容繁杂的文学作品更是难上加难。

  何川导演将原著复杂的情节和人物关系进行了简化,为了让人物线索更加清晰,保留了大少爷觉新和小少爷觉慧两个角色,省去了二少爷觉民,以大少爷觉新的视角,提炼出了觉新和瑞珏及鸣凤和冯老太爷两场婚礼、高老太爷和瑞珏两场葬礼作为舞剧的主要故事片段,向人们展现出封建势力下这群青年的生存状态。

  

  何川导演强调,任何改编都是基于忠实于巴金先生的原著精神基础上的改编。他把每一次的创作都比喻为“与巴金先生的对话”。“唯有如此,创作才不会远离原著,同时又是一部以现代人的艺术观点和艺术手法所诠释的《家》。”

  

  《家》剧照--刘海栋 摄凤凰彩票官网(fh03.cc)

  人物诠释

  舞剧中刻画了五个主要人物形象:为了家族责任委曲求全一生的觉新,想要冲破封建枷锁的进步青年觉慧,俊俏而又倔强的丫鬟鸣凤,还有温润如玉的太太瑞珏、凄美孤独的梅。不管是觉新的隐忍,觉慧的叛逆,鸣凤的刚烈,还是高老太爷的顽固,都是那个封建时代下人生存状态的一个缩影。

  为了更加深入地了解舞剧,中舞网采访了舞剧《家》的四位主演:饰演大少爷觉新的索晶星,饰演觉慧的巩固,饰演丫头鸣凤的余尔格,以及饰演大少奶奶瑞钰的吴蝶。

  

  《家》剧照--刘海栋 摄

  大少爷觉新是一个矛盾的角色,他身上既有封建的思想,但又渴望新生活。在封建家庭压迫下放弃青梅竹马的梅而娶了陌生的瑞钰,又因为封建迷信思想在瑞钰难产时无法施以援手而又失去了自己第二个心爱的女人。觉新在这样一个封建意识的压迫和自我思想矛盾的痛苦中无力自拔。饰演觉新的演员索晶星说,“觉新这个角色懦弱与勇敢并存。他愿意放弃自己的所有担起这个家的重担,是一个好大哥的形象。”“他内心奔放,但为了这个家,收起了自己的性格。”

  

  觉新剧照(索晶星饰)--何铭 摄

  觉慧,高家的三少爷,一个血气方刚、充满才情的青年,总是想着怎样才能走出这个满是封建礼教的世界。他是高家,也是那个社会的叛逆者。饰凤凰彩票娱乐平台(5557713.com)演觉慧的巩固说:“三少爷觉慧是家里唯一的希望,一心想冲破封建的家庭,想走出去吸收新的东西,看外面更广阔的世界。”

  

  觉慧剧照(巩固饰)

  鸣凤,是高家的一位丫鬟,外表卑微但内心刚烈。“面对高家让她嫁给比自己大很多的高家老爷时,不想被封建礼教束缚,投河自尽,是对礼教的反抗。”导演在处理鸣凤这个人物形象时对人物动作进行了精心设置。鸣凤的饰演者余尔格说:“鸣凤有其标志性的动作——鞠躬。鞠躬的时候上半身是顺从的,但下半身是直的,既表现出身份的卑微,又凸显内心的骨气。这是一位向往单纯美好的女孩,但却命运多舛。”

  

  鸣凤剧照(余尔格饰)--何铭 摄

  瑞钰是高家的大少奶奶,被嫁给陌生的觉新,在过了一段幸福的婚后生活后,却因为封建迷信被送至郊外难产而死。“她是一个温婉如玉、端庄贤淑的女性形象。从单纯善良,对婚姻满怀期待的女性,知道最后难产死去也是怀着对大少爷觉新的爱而死去。”在民国封建的家庭里,体现了当代女性对家庭的依附和顺从。饰演瑞珏的吴蝶说:“角色的揪心在于:这位大少奶奶需要用一个符合封建礼教的形象在那个家里生存。”“第四幕,从与觉新相爱的幸福时光,转变成觉新离开,一个人在郊外难产而死无从寻找救援。这一幕将她的人生缩短到最小,把她对青春最后的挣扎和挣脱在最后一幕体现到最完整。”凤凰彩票网(fh643.com)

  

  瑞珏剧照(吴蝶饰)

  主演感悟

  在诠释这部经典作品的过程中,演员们都经过了漫长的打磨和钻研,每一场演出,都会带给演员们更多的体会和突破。

  对于饰演大少爷觉新的索晶星来说,“饰演这一人物最难的就在于觉新一角人物的情绪层次变化。”第四幕,妻子瑞珏的死,让觉新觉得很崩溃,“刚开始可能觉得是因为爱的人死了而崩溃,后来才明白他其实是因为整个家族对封建势力的压迫感到崩溃。”

  

  《家》剧照--刘海栋 摄

  饰演大少奶奶的吴蝶实际生活性格与瑞钰温婉的性格相差很短,因此经常需要把生活的自己抽离开来。“将戾气和能量舒缓地融入到角色,是一种挑战。”问及这部舞剧的现实意义,吴蝶说:“‘家’其实代表了每个人心中的一把锁,不仅代表着封建家庭,还代表了一种让人有压迫感的力量,无论什么时候,面对这样一种压迫,我们都应当用青春向上的姿态去挣脱枷锁。通过这部剧可以感悟历史重温历史的经历,让观众感受到当年的那一种力量,并用这种力量在之后的道路中能够一直积极向上。”

  观众能够被舞剧《家》深深的打动,因为大家重温的不仅仅是一部文学经典,更是每一个人在情感的花季里都曾有过的纯粹。

  

  《家》剧照--刘海栋 摄

  据悉,舞剧《家》带有浓浓的川味特色,《家》的演职团队也全部来自四川本土,自2015年11月成都首演以来,《家》已演出近70场,入选“国家艺术基金资助项目”“国家舞台艺术精品创作工程重点扶持剧目”,是四川文化艺术的骄傲。据四川省歌舞剧院相关负责人介绍,舞剧《家》将于9月到美国、加拿大等国进行巡演。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阅读 ()

  投诉